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真實記錄:死刑犯的最后一夜,淚流滿面地懺悔,槍決前嚇尿褲子

2021-10-09 01:40:4139健康網
核心提示:黃色的馬甲,沉重的手腳鐐,緊閉著的鐵門……死刑犯的最后一天會經歷什么?

黃色的馬甲

沉重的手腳鐐

緊閉著的鐵門

這里是監獄的最深處

是關押重刑

和死刑犯的地方


*據《監獄服刑人員行為規范》規定:

馬甲顏色不同,“身份”也不同

藍色是普通嫌疑犯;

重刑犯穿黃馬甲,并且帶腳鐐;

涉恐是紅馬甲;病號是綠馬甲。


2002年大學畢業后

我通過公務員考試

成為了一名獄警


在組織的安排下

我被分配到39號看守所

專門看管死刑犯

十多年間

我在這里看著犯人的數量

從多變少又從少變多


某種意義上

我是這些死刑犯的“計時器”

為他們倒數著生命剩下的時間


*死刑存在的意義

不光是安撫受害者家屬,伸張正義

更重要的是

它能對嚴重危害他人和社會的犯罪分子起威懾作用

使一些人打消犯罪的念頭


一個死刑犯的最后一天

他姓方,05年秋天因殺人被捕

是我第一個接觸到的死刑犯


和其他重刑犯暴戾的性格不同

他戴著黑色的圓框眼鏡

說話時總是瞇起眼睛

對誰都樂呵呵的

如果不是翻了他的檔案

我根本不會想到

眼前這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年輕男人

實則是個“連環殺人魔”

為了爭奪父母的財產

他先后將親妹妹和親姐姐殘忍殺害

而后對父母謊稱兩個姊妹在外打工

直到他老婆無意間翻到日記本

才發現他的犯罪記錄竟有二十余起

他殺害的對象

除了自己的姊妹外

都是一些“妓女”


這些死者均無明確的身份記錄

死后也無人報案

仿佛是這個世界的流浪漢

沒有人在意

沒有人關心

后來據他自己交代

第一次殺害親妹妹時

他非但沒有害怕

反而有種說不出的爽快


而后他利用“妓女”身份尷尬這一點

從而連殺數人

來滿足自己變態的想法

被捕后

他的案子很快得到

最高人民法院的終審判決


方xx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得知結果的他

失去了往日的那般冷靜

一個人縮在角落里

時而望著鐵窗外發呆

時而抱頭抽泣

半晌之后他向我提出了請求

“管教,我可以唱歌嗎?”

“你唱吧,聲音小點”


他唱起了劉歡的《從頭再來》:

“昨天所有的榮譽

已變成遙遠的回憶

辛辛苦苦已度過半生

今夜重又走進風雨

……

只不過是從頭再來”


*死刑犯就算再可憐

也改變不了他犯罪的事實

也與他邪惡無關


行刑時是冬天

肅殺、寒冷

雪花簌簌地從天空飄落


臨刑前一晚

上頭安排了幾個同事輪流陪他聊天

那一晚原本沉默寡言的他

好像有一肚子的話要說


*在執行死刑的最后一個夜晚

很多死刑犯會采取過激行動

比如用頭撞墻、自殘

為了防止這種行為出現

通常監獄會加派幾個獄警來進行看管

并派出精神保健師

來安撫犯人的情緒


他說

小時候因個子矮小總被人欺負

長大后利益分配不均

選擇殺掉妹妹時有過一刻的心理掙扎


再到這么多年來他是如何

一步步地將那些“妓女”誘騙殺掉

像是講述“英雄事跡”一樣

給我們娓娓道來


他眉飛色舞

身上的手銬和腳鐐不時碰撞發出響聲

他告訴我自己最放不下的

其實是老婆和孩子


但當我詢問他

要不要和老婆孩子見上一面時

他卻又矛盾極了:

“不見了,誰知道那小子是不是我親生的”


*根據《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

執行死刑前,如果死刑犯提出會見親屬,

或者親屬提出會見死刑犯,

人民法院可以準許,并應予以安排


天逐漸開始發亮

他卻沒有絲毫睡意

“我能不能來碗牛肉面?”

口干舌燥之際他小聲地詢問道


他說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

妻子曾給他煮了一碗牛肉面


*中國有句老話「人之將死,其膳也豐」

縱觀人類死刑史

就沒有讓犯人餓著肚子上路的

因此,監獄會為死刑犯定制斷頭飯

任何合理的要求都會被滿足


不一會兒同事就把面端來

牛肉面的熱氣在寒冷的空氣中冒騰起來

香味漸漸彌漫整個走廊

這是他人生中最后的晚餐

挑起第一口面時

他的一滴淚落進了碗里

“活著真好啊……

要是能重新來過,我想走正道!


他喃喃低語

原來即便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在這堵高墻之下都有著畏懼之心

這便是法律的意義

當霧氣散盡,天慢慢亮了

我能感覺到他的絕望情緒越來越濃

他開始頻繁地看窗外


那也是我第一次感覺到

一個生命可以用倒計時的這種方式結束

當聽到時鐘嘀嗒嘀嗒時

我心里也變得五味雜陳

“有沒有想對你母親說的話?”

他隨即一愣要來了筆和紙

留下了一封遺書

囑咐我交給他年邁的母親

隨后他管我要了一支香煙

像個老煙槍一樣大口大口抽著

他仔細端詳著即將燃盡的煙頭

不知又回憶起了怎樣的過往

他深吸幾口

直到再也嘬不動了,才緩緩掐滅

這一刻

燃盡的仿佛不是香煙

而是他年輕的生命

管教,我一會兒就該上路了吧?

嗯,想開點

剛進系統時

我向其他同事打聽過行刑的過程


通常先由法警將犯人捆綁

防止他們襲警或者逃跑

隨后將犯人押解至刑場

刑場是不固定的

上車前誰也不知道刑場在哪

到了刑場驗明正身后

才開始執行

在中國死刑的執行方式

一般有兩種

槍決或注射


槍決是最簡單便捷結束生命的方式

子彈從后腦射入,從中口射出

因此在開槍前

他們都會善意提醒犯人張開口


如果閉著嘴

子彈會把整個面部都彈花

死相很難看

出于人道主義關懷

目前大部分死刑都采用注射法

完成注射死刑一共需要三針

執刑現場

當荷槍實彈的武警到來時

罪犯的眼神里

流露出了巨大的驚慌和恐懼


他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褲子也濕了一大片


*大腦在強烈的刺激下

引起神經系統紊亂,腎上腺肌素分泌過剩

導致尿褲子

在死刑前幾分鐘

死刑犯大多精神恍惚,腦袋空白


咔啦一聲

鐵門打開了

我知道

我送走了一個人


參考資料:

[1]張勇,陳運泉,蔡鵬飛.(2003).人生嬗變——一名死刑犯的心路歷程.警察天地,58-60.doi:CNKI:SUN:JCTD.0.2003-04-021.

[2]清風.(2017).一個死刑犯寫給母親的信.高中生:青春勵志,30.

[3]馬嘶.(2001).一個記者與死刑犯的對話--死刑犯臨刑前的心靈懺悔.百姓,35-37.

[4]董平.(2013).死刑犯家屬會見的權利亟待完善.法治與社會,17.

[5]黃彩華,袁晶.(2014).善待生命的最后一面—論死刑犯的“臨刑會見權”存在問題及其完善.《特區法壇》,38-44.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外国黄色三级电影